首页 > 国际 > 愤怒、资本、抵抗,豆瓣“一星运动”带来了什么?

愤怒、资本、抵抗,豆瓣“一星运动”带来了什么?
2019-12-02 07:23:26   来源:admin   

温/冷编辑/石灿

资料来源:刺猬公社(身份证:茨威公社)

无论是国际电影数据库imdb的排名,还是前250名(拥有最佳综合数据的250部电影),最热门的电影都是《肖申克的救赎》(The Shawshank赎)。

即使是这样一部著名的电影,仍有用户在豆瓣上获得一颗星。一位用户评论道:“我随时都对这部电影感到恶心。我只是我自己。”

一颗星是豆瓣的最低分,代表作品质量的最差水平。由于个人审美偏好的不同,在任何作品中,总会有不同于主流的观点。此时,《一颗星》不再仅仅是对作品质量的客观评价,而是对主流观点的反叛。

随着商业力量进入豆瓣并参与得分,豆瓣得分超过许多得分高的“水兵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“一颗星”被赋予了更多的任务,“一颗星”已经成为用户表达不满的一种方式。拥有更多粉丝的豆瓣用户已经产生了类似可乐的吸引力。他们对作品的评价也会影响其他用户,从而将个人的不满转化为群体的抵制。

这种得分低的报复性群体行为被称为“一星运动”。以“一颗星”为枪,与网民互动,不同想法和目的的人把愤怒留在豆瓣的角落。

谈到对豆瓣评级的争议,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是今年年初电影《漫游地球》引发的风暴。事实上,早在六年前,第一次“一星运动”就席卷了豆瓣的书坛。

2013年1月9日,《九九读本》编辑兼法文翻译何家伟看到《小王子》将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。本版本由国脉文化制作,李继红先生翻译。腰封上写着:“迄今为止最好的翻译,纠正了56个现有版本中的200多个错误。”(现已修订)

资料来源:中国作家网

目前,这本书还没有正式上市,1000多人在豆瓣上得了9.3分。

从事出版翻译行业多年的贺佳伟在看到宣传语言和豆瓣评级后,立即得出结论,这是“虚假宣传”。为了报复制片人的行为,何家伟为《豆瓣》一书发起了一场一星的宣传活动。他还建立了一个豆子的“一星图书馆”,添加到国脉文化制作、李继红翻译的四本书《小王子》、《老人与海》、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和《动物庄园》中。

在接受《深圳晚报》采访时,贺佳伟解释了这样做的原因:“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任何一个译者自称拥有最好的翻译。”此外,《小王子》和《老人与海》分别由林修庆、周克熙和张爱玲等大师翻译。这种宣传也显示了对主人的不尊重。

该活动已收到许多豆瓣用户的回复。许多读者长期以来一直在抱怨出版社夸大的宣传文件,焦点一直放在这场运动上。许多用户没有读这本书就成名了,希望“无耻的出版商和编辑应该接受警告”。

1月12日,李继红在豆瓣上发表了他的日记《我拒绝》,谴责出版社盲目修改翻译版本,拖欠支付和隐瞒版税,并说,“这就是你们推出不熟悉此事的网民来造星的原因吗?这就是为什么你断章取义,甚至不惜一切代价诽谤我?”

这一事件打响了豆瓣“一星运动”的第一枪。从那以后,“一星运动”成为豆瓣围城中一种独特的文化。

2016年11月,新世界和国脉文化联合推出的青春版《红楼梦》再次掀起了“一星运动”的浪潮。制片人说这套《红楼梦》花了三年时间来修改和制作,“并制定了一些文字规范,以方便今天的读者阅读。”目前,这套《红楼梦》仅被400多人评价过,其中60%以上的人以4.4的综合得分获得了一颗星。

一年后,罗振宇的一本名为《如何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学习》的励志书籍《终身学习》(Lifetime Learning)也遭遇了“一星战役”。在接受评估的1400多人中,88%的人获得了一颗星,综合得分只有2.4分。

像《小王子》一样,这两本书因过度营销而备受批评。《红楼梦》青年版出版后,《新世界》邀请了范冰冰、张靖楚、张欣宜等众多明星帮助推动其势头,而《终身学习》则邀请豆瓣的科尔(kol)认可其高分。

除了这两项受欢迎的活动之外,还组织了各种规模的“一星运动”,为越来越不客观的书籍打分。虽然规模不大,但它直接影响作品的声誉和销量,令创作者非常讨厌。

去年11月,玉文道的作者张元山(Zhang yuanshan)因为该书被300多名豆瓣用户点击,向豆瓣发了一封投诉信,要求豆瓣提供所谓“发起者”和“回声”的真实身份信息和联系方式,以便他能够按照法律程序捍卫自己的权利。

在用户创建的“豆瓣一星竞选记录”中,已经有30多本书,而另一个用户创建的“律师来信警告”已经收集了140多本书,这些书都因质量差、虚假宣传、剽窃等原因被豆瓣网民“挂”了。

古达·柏华签名翻译的《天才打字机》就是其中之一。此前,用户@a当地人在微博上透露,他们是这本书的主要译者,而古达·柏华只翻译了其中的一个内容,引发了一场巨大的风暴。目前,豆瓣只有2.4分,88%的用户获得一颗星。

如果说图书的“一星运动”是有组织的文化复兴,那么电影的“一星运动”更像是微博用户奇怪行为的第二战场。

从用户构成来看,豆瓣阅读的常驻用户基本上是豆瓣的早期用户,豆瓣电影已经成为全国电影评分网站,每月活跃用户超过1亿。因此,与图书领域的“一星运动”相比,电影领域的“一星运动”具有更广的曝光和传播范围,更具爆炸性。

受欢迎的豆瓣电影与豆瓣阅读(Douban reading)不同,豆瓣阅读在评分方法和用户思维上局限于一个小圈子。

电影《上海堡垒》中爆发了最新的“一星运动”。这部电影发行前,由于由鹿晗主演,引起了很多争议。由于电影的演员、模特和报酬问题,当电影没有上映时,许多人给了它一个很低的分数。

这部电影上映后,豆瓣的评分在4.2分之后下降到每天3.5分。相当多的评论提到了鹿晗,说“看鹿晗是一部糟糕的电影”。截至发布之时,210,000多名评估用户中有近70%获得了一颗星。无论是对男主角鹿晗的质疑,对电影本身质量的不满,还是对电影过度宣传的愤怒,都反映了这一点。

包括《上海堡垒》在内,所有与交通有关的电影都经历过被一个明星盲目击败的经历,电影中的矛头也指向交通演员。

豆瓣用户“阿喵”有这样的体验。有一次,当她听说一位女主角获得了国内表演奖时,她直接去豆瓣给这部戏配音。“当时有一些不合理的因素,但她真的不想豆瓣被水军淹死。”

这一评级背后是网民对混乱交通的长期不满。根据喵喵的观察,水军将微博的一组控制评论应用到豆瓣。“一星运动”也是保护豆瓣公平得分的一个无助的措施。

相当多的用户质疑陈清·凌的评级

另一部必须提及的电影是《纯真的心,努力梦想的娱乐》。2017年9月22日,志飞·毕(音)创作、导演、表演并“准备了12年”电影《朱蒙娱乐圈》上映,立即遭遇2.0的豆瓣评级(即100%一星),并很快被从电影中移除。

对此,电影方面认为,豆瓣恶意刷低分数,并发布文件要求豆瓣道歉,并表示将进行法律权利保护。次年1月,志飞·毕在微博上对豆瓣提起民事诉讼。5月,他还发出“致国家电影管理局的信”,抱怨道豆瓣“操纵”了中国电影评论行业,并要求电影管理局彻底调查作品的“不公平评级”。

有趣的是,在这部“里程碑式”的烂电影中,与“一星运动”相对的“五星运动”诞生了。

在《奋进娱乐》的简短评论中,13%的用户给出了五星级的好评,其中大部分都有不同的含义。一位用户评论道:“一星糟糕的评论远没有五星级糟糕的评论那么丢脸。”另一位说:“凭借这部电影的历史价值,我要感谢毕道。”

尤其是在“追逐梦想的演艺圈”成为豆瓣糟糕电影的头条之后,每当其他糟糕电影出现时,用户都会回到它的页面重新评估。电影《爱情公寓》在2018年上映后,许多用户给《奋斗梦想娱乐》一个新的五星评级:“我只想把分数提高到爱情墓地之上。”《上海堡垒》上映后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:“看了《上海堡垒》后,我觉得我对毕道太苛刻了。”

今年2月,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翟天林深深卷入学术造假事件。毕业于北电的志飞·毕也在微博上表达了自己的态度:“大学是每个人心中的象牙塔...整个社会都应该努力保护她的纯洁。”

为此,“追逐梦想的演艺圈”获得了更多的五星级评价:“这部伟大的纪录片清晰地说明了中国影视圈,含蓄地说明了中国学术界”,“看来我们都错怪了毕导,人们真的很想揭露他周围的黑暗,拍一部电影”。

可以看出,《上海堡垒》和《追梦演艺圈》都有着与图书领域相同的“复仇得分”现象。一些人对流动市场进行报复,而另一些人则为“腐败的钱”对首都进行报复。

报复的极端分数,像互联网洪流中的反向波,更容易被看到和影响。

然而,“一星运动”的真正后果是什么?

“一星战役”发起十天后,何家伟在豆瓣上发表了一本关于李继红翻译《小王子》的书评。他从翻译基础和翻译质量的角度对该版本提出质疑。何嘉伟认为,虽然李继红的陈述是从法文版翻译过来的,但从文本细节中可以合理地怀疑该翻译是从英文版翻译过来的,而且在翻译、省略和理解上存在许多错误。

即便如此,仍有超过23,000人对李继红翻译的《小王子》发表了评论,近一半的用户获得了5颗星,只有8.4%的用户获得了1颗星,总得分为7.7。在JD.com,李继红的翻译是所有小王子中销量最高的。

梁文道曾在他的阅读节目《天方夜谭》中讨论过世界名著《老人与海》,并特别推荐了李继红的翻译。尽管他知道豆瓣上有一场反对李继红的“一星运动”,但他赞赏地说,在他看过的所有翻译中,李继红的版本是“一个相对忠实(原文)的翻译”

这些照片取自优酷的《天方夜谭》

更多人固有的思维和偏见不会因为“一星”和“五星”而改变。《肖申克的救赎》不会因为这位0.1%的明星而在电影史上失去它的位置。《奋进娱乐》中的1%的五星也是因为它的失败,这一点不需要重复。

然而,“一星运动”和“五星运动”的实质是在豆瓣计分的“人人有权发言”机制下向世界表达自己的愤怒。

2015年,中国电影业总票房收入达到440.69亿英镑,首次进入“400亿时代”。影视市场的爆发也给豆瓣电影收视率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为了“保护公众对豆瓣评级体系的信任”,豆瓣创始人安倍写了《豆瓣电影评级八题》,回答公众对电影评级体系的质疑。

在文章中,阿拜特别感谢捍卫分数公平性的用户,“这应该是我们的工作,而不是每个人的工作,现在做得不好是我们的失职。”

然而,随着评分系统的争议越来越多,这群“捍卫评分公平性的用户”也做了一些不合理的事情。

今年的第一天,《漫游地球》上映了。豆瓣的电影分数一度达到8.4分,然后下降到7.9分。一些用户恶意以“流浪地球”为名的明星行为,激怒了这部电影的粉丝。与此同时,豆瓣也被报道得分较低,从五星变为一星。愤怒的影迷向豆瓣开火。豆瓣在主要应用商店被评为一星级。豆瓣应用在苹果应用商店的评分下降了2分,安卓下降了1.5分。

更不用说电影领域无序野蛮的计分现象,甚至图书领域的“一星运动”,大部分“一星”都是用户在没有看到作品的情况下打出的。

从对工作评分的不满,到盲目评分低,甚至攻击评分者和评分工具。这一后果的前因是原本掌握在用户手中的评分系统已经失去控制。

这是有原因的。

豆瓣自2010年以来的商业尝试鼓励了电影制片人、图书出版商、音乐出版商和粉丝们提高他们的分数,大大提高了豆瓣分数的含水量。越来越多的“一星运动”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用户的反商业化。

对于用户来说,他们信任的豆瓣评分和他们坚持的评分规则被外力入侵和破坏。面对偏离正确轨道的评分系统,他们只能放弃原有的合理性和客观性,采用另一种行为准则来尽量减少结果损失。

在一个资本陷入困境的时代,需要这样的极端和愤怒来敲响文化产业的警钟。正如阿喵所说:“当我们无法与资本竞争时,一星运动是我们最后的抵抗。”

快三娱乐网站 广东快乐十分app 极速赛车下注 江苏快三


上一篇:内马尔是否回巴萨?要看法蒂位置、苏牙接班人和伤情
下一篇:地方粮食部门负责人、专家学者畅谈《中国的粮食安全》白皮书:阔

热点排行